《白夜行》读后感

//《白夜行》读后感

弘惠问起明年的愿望。桐原回答:
在白天走路。
我的人生就像在白夜里走路。

《白夜行》一共13章,第13章一共13节,“13”这个数字,并不是一个吉利的数字,就像整本书的基调:悬疑、晦涩、绝望、矛盾。

从读者的角度,似乎总习惯于期待一个美好的结局,或者是两个孤独的人最终走在一起,或者是两个犯罪的人最终伏法。但都不是,东野丝毫没有创造一个圆满结局的打算,他更多地是在跟我们呈现伦理、道德、绝望和善恶。

他告诉我们,悲惨的现实世界里,并不是所有的正义都能昭彰,并不是所有的爱情都值得称颂,并不是所有的悲剧都值得可怜,他给了我们的美梦实实在在的一记重拳。

他告诉我们,世界上有两个东西,不能直视,一个是太阳,另一个是人心。其实我们内心都有黑暗,只是规则和约束让我们不能迈出那一步,但,一旦迈出,就是黑白颠倒,如在白日的夜里行走,不寒而栗。

我们或许会对桐原和雪穗的命运叹息。命运让他们永远成为彼此的水中月、镜中花,只可远观,却不能触碰,触碰则碎。命运让他们相伴而生,一个人永远戴着面具,一个人永远隐藏内心。

东野不止一次的提到,她是一只猫。
雪穗是一只猫,而她的世界是永夜。她只能在永临的黑暗里,唱着悲伤的歌,忍着闪亮的宝石般的双眼,不去乖张地打量这个她的母亲给她编织的奇怪的畸形的梦。

而,有一天,她的白色的耀眼的太阳出现了,桐原的光芒照耀了她。
但是,他并不是真正的太阳,他只是伪装成白色阳光,守护她,为了爱情或者为了赎罪,但虚无最终会退去,黑夜最终只是掠影,真正的阳光倾泻出来,他消失了。而那只猫,没有丝毫的怜悯,她只是轻巧地转个身,化成一缕幽灵,混迹在白色的阳光里。
只见雪穗正沿扶梯上楼,她的背影犹如白色的影子。
她一次都没有回头。
悲伤而让人心疼。

但是!
可怜和悲惨并不能成为罪恶的动机。在狂风暴雨中,有人偷走了你的伞,所以,你就有理由去偷别人的伞?用着偷来的伞,躲过了暴风骤雨,但其心可安?

想起王朔写的一个故事:
“童话中两个贪心人挖地下的财宝,结果挖出一个人的骸骨,虽然迅速埋上了,甚至在上面种了树,栽了花,但两个人心里都清楚地知道底下埋的是什么。看见树,看见花,想的却是地下的那具骸骨。”
我们有一万个理由去行差踏错,但,真正的英雄主义,只有一种,就是认清生活的真相之后,依然热爱生活。

东野写了一本好书,他写活了恐惧,真正的恐惧,是一开始有个念头,后来慢慢在脑海里盘旋成一个故事,然后再渲染成一个事实。即使已经读完,但这个跨越十九年的恩怨情仇依然在我脑海盘旋,如雷鸣,如撇不清的棉絮,紧黏着意识不放,经久不去。

我一直在想。雪穗,你的阳光消失了,从此你又只能独自一人行走在漆黑里,如鬼夜行。心里有鬼,其心可安?
其心何安?

发表评论